首页 > 专题专栏 > 讲好武威公路故事,当好开路先锋 > 正文

公路故事之道班记忆
来源:  日期:2022/6/15

提起道班这个词,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会觉得陌生,甚至会问:道班是什么?但对老一辈公路人来说,道班承载太多的记忆和念想,记录了许多人难以忘怀的人生年华。

在已是“路二代”的退休职工俞成山的回忆中,昔日的场景仿佛就在昨天!如数家珍,历历在目,更多怀念的是与工友们一起坐翻斗车上下班,一起顶烈日挖土铺石砂的场景……。他曾所在的老城道班北边是腾格里沙漠,南边是昌林山,偏辟荒凉,生活单调。更为艰苦的是,这里气候异常,春季飞砂走石,夏季酷热难当,冬天大雪一封路,好几天也见不到一个人影。没有交通工具,他经常要骑着自行车去养护路段,养护的那段路在他的自行车轮胎下一天天变了样。相比现在养管站职工一年四季都能吃上绿色蔬菜,过去的道班里条件差,几乎没有新鲜蔬菜,到了冬天,就以土豆和腌制的酸菜为主,每周能吃上有肉的饭菜就算是享福了。当时,道班没有电视和收音机,也没有啥书可看,职工的文化生活几乎成了空白,有些养路工就养成了喝酒抽烟的嗜好。后来总段送来了报纸、象棋等娱乐用品,再后来又配了一台电视机,但还是要靠柴油机来发电。大家都宝贝的不行,白天锁在柜子里,只有晚上收工回来了班长才打开,大家围着观看。大家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了,养路的劲头也更大了。

那个时期,道班偏远,条件艰苦,无电、无水、无车,上班常常是拿上干粮背上水壶,半夜起床开始步行十几公里去上班,中午在路边喝些水,吃些馍就是午饭了!之后,草帽头上一扣,墙边上一躺就是午休,稍作休息后又投身在砂石里一整天。无论是炎热夏天道路病害的处理,还是冬天的备砂铲雪防滑,都是一锹—镐汗流浃背迎寒处暑中苦干出来的。路上作业除了人力就是畜力。驴的作用和现在的机械一样,套上车刮路,时间久了对路比一些职工还熟悉,到了路界就自己停下了。新来的职工刚参加工作,班长分配巡查路段时不清楚,一问班长,班长说,驴知道,跟着驴走就行。后来慢慢有了拖拉机,那时候能开上拖拉机可是长脸面的大事,虽然颠簸但仍然是大家的“宝贝疙瘩”,一直到了90年代,道班上才有了四轮翻斗车。相对之前的拖拉机,这翻斗车有了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驾驶室,职工的生产条件更好了。

那时候的道班,如同一个大家庭,许多人都是子承父业,顶替工作,可能今天父亲刚退休,明天儿子就上班了,干的就是父亲的活。有的老职工平时孩子没人照顾,就带到道班里,同吃同住,干活的时候带到路上,时间长了,孩子也能顶着干一阵子,成了不领工资的“编外职工”,有的上班时,大家会风趣的说:这是我们道班年龄最小的“老职工”。

砂石路的养护,受天气影响大,路况得不到保障,最怕的就是久晴和久雨天气,干旱时间长,路上的碎石刨起来,松松散散的,到处是灰。下雨久了,路面被冲成沟,路上积水到处是坑。只有时不时的小雨天气,最适合砂石路的养护,那时道班的人常说,“毛风细雨是好天”。后来,砂石路逐渐变为了沥青路面,日常的道班工作也没有了挖土、拌碎石等工序,每天一起上下班的集中养护,变成了个人分段养护,大家集中在道班一起居住,一起上下班的工作方式在渐行渐远了。刚开始大家不适应分段养护,公路养护由过去的大锅饭变成路段包干,存在劳动力分布不均衡的问题,当时采取老职工新职工差开、男职工女职工搭班的办法,消除大家对实行包段到人一时不理解的抵触心理。随着原来搓板样的砂石路如今变成了宽敞整洁的柏油路,公路养护的方式也发生了变化,原来的道班,也逐步的合并,后来改名养护站,至此道班这个名词使用得越来越少了,路边的道班很多都因为没有人居住,布满了灰尘和杂草,有的已经拆除。

“晴天一身灰,雨天一身泥”“后院荒草拌死牛”是以前道班真实的写照,如今的养护站,一进门就有大大小小的花园依次排开,常年绿草如茵,花团锦簇,但老道班记载着老养路工的人生足迹,承载着一段历史的发展印痕。从砂石路到柏油路再到高速路,从扁担架子车到拖拉机再到综合养护车,每一代养路工人,都在用他们默默地付出积淀着一个又一个感人的故事,不变的是他们艰苦创业、甘为路石的精气神。

本新闻共2页,当前在第1页  1  2